互联网
首页 > 互联网 > 正文
分享到:

支付宝微信北美圈地:送二维码出海 野心布局两不同

时间:2017-08-11 11:17:05 来源:财经杂志 评论:0 点击:0

  Citcon市场总监Evelyn Yang参加美国的旅游行业大会感受到一个明显的变化——三年以前,几乎看不到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身影,即便有人参会也少有人问津;今年微信支付、支付宝等中国公司已经成为会场的明星,每当嘉宾演讲下台后,马上被参会者包围。

  Citcon是一家华人创建的美国支付解决方案公司。

  如果要给中国移动支付巨头的出海画一张线路图,它的出海路径与出境游客的增长和分布几乎完全一致。过去几年,出境游以近程为主,港澳台占了七成以上,其他明星目的地分别是东南亚市场、日韩及美国。

  根据国家旅游局报告,2016年中国出境旅游者规模已经达到1.22亿人次,旅游花费高达1098亿美元。在国内市场趋近饱和时,中国移动支付公司希望抓住这个庞大的增量市场。仅在2015年,银联卡跨境网上交易就增长3倍。

  这些热门旅游目的地正成为中国移动支付的海外主战场,在攻陷东南亚市场之后,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将战火烧到北美。一方面,微信与支付宝双方在展开一次速度的竞争;另一方面,微信与支付宝要联合攻占美国传统渠道,将二维码引入美国。

  二维码大战NFC

  与东南亚市场完全不同,美国金融体系完善,信用卡历史悠久,移动支付普及率不高,以Apple Pay为主。在中国移动支付进入美国市场以前,说起移动支付,就是指以Apple Pay为主导的NFC(Near-field communication,近距离无线通讯)支付。

  2015年美国政府全面升级EMV(Europay、MasterCard与Visa,是制定该标准最初的三家公司,符合EMV标准的卡叫做芯片卡)设备,由“刷卡消费”改为“插卡消费”。尽管不是强制商家升级,但因此出现诈骗风险,由银行转至商家将自行承担。Apple Pay是苹果2014年推出的支付方式,苹果借机在大量升级的终端中植入NFC,成为这轮改造中的受益者。

  相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主要依靠用户钱包余额支付,苹果选择了与金融机构合作的方式,用户在手机中添加银行卡,所有交易数据均不通过苹果直接回归金融机构,与银行分成。这种开放式的合作让银行对苹果态度友好,在全美NFC支付中占据75%的市场份额。

  不同于东南亚市场和线上支付,支付宝与微信支付都以二维码支付为主。这意味着,所有想要接入两者的线下渠道,都需要接入可以扫描二维码的终端。

  “微信支付9折”的中英文海报出现在加州圣克拉拉中心的一家奶茶店。当有顾客问起如何使用微信支付,收银员无奈耸耸肩,看着英文版的微信一筹莫展;终于找到支付二维码时,奶茶店已经排起了长队。收银员并没有使用桌上的收银设备,从桌子下方的柜子里取出一款蓝色的无线POS(Point Of Sales,销售点)机扫了手机上的二维码,支付成功。

  这家奶茶店位于加州圣克拉拉的办公区,并非热门旅游目的地,这是微信支付进军北美的首批合作商家。店员反馈最近使用微信和支付宝付款的人不少。同样,在旧金山国际机场、保健品商店GNC以及拉斯维加斯的酒店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牌子开始陆续出现热门旅游地的收银台上。

  Citcon创始人黄春波说:“支付是高频应用,在旅游景点摆个刷卡机,哪怕一天只有5笔10笔,积攒下来已经很多了。”但从店员的反应也不难看出,美国店员并不习惯这种支付方式。

  如果中国的支付品牌需要扫码支付,商家就要从硬件到软件全面升级。收银员使用的蓝色POS机由Citcon提供,市场卖价约200多美元,很多商户依然只选择租用。

  该机器是国内找代工厂生产的,核心是Citcon工程师搭建的一套软件系统,以建立收单网关和银行清算。这就意味着,商家对设备和收款方的选择,也就是对自己交易流水留给谁的选择。因此,一个商户的谈判可能持续数月之久。

  支付的商业模式是从每笔交易中获取手续费。黄春波发现,并非所有商家都在乎价格,大型商店更在意合规性,是不是符合美国监管法律以及服务的稳定性。“美国有个很好的商家与微信支付合作,技术上出了些小问题,打电话询问发现电话那头都是英语不太熟练的中国工程师,这就需要微信快速提高服务能力。”黄春波说。

  也是基于这种考虑,蚂蚁金服公关经理罗绮梅告诉《财经》记者:“北美办公室很多技术人才都是从美国大公司出来的,除了本身的技术能力,也看中他们在跨文化交流中的沟通能力。”

  对于中小型商家来说,尤其是个体中餐厅这类利润相对较少,对费率敏感,通常都会在谈判中狠狠砍价。还有一类商家,并不知道该如何提交税表,希望能够有人帮忙提供税务的解决方案。

  在这次抢占北美市场的运动中,谁先拿到最多的商户,就意味着谁会拥有更大的市场份额和更多消费者,这或将直接冲击银联的海外业务。

  Citcon的成立顺应了移动支付出海潮,它给支付宝、微信、电信等中国移动支付公司进军北美做解决方案,主要负责拓展商户、提供清算和应金融监管的要求做合规性。

  微信与支付宝出海中都面临着合规性问题,最重要的是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,既可以避开政策上每个州申请牌照的麻烦,还可以快速接入大量商家。几个月前,蚂蚁金服与First Data合作时宣布,未来消费者可以在它的400万户商户中使用支付宝购物,Apple Pay在美布局良久,目前覆盖商户仅为450万。蚂蚁金服北美三季度的目标是通过Fisrt Data旗下的Clover先接入5万商户。

  今年5月,微信宣布进军北美市场以后,几乎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希望把支付宝与微信一起接入,以共同设定适合中国移动支付习惯的二维码解决方案。

  支付宝北美CEO Souheil Badren告诉《财经》记者:“商家适应新技术很快,他们看到了二维码的价值,因为它比传统方式有更好的营销能力。”但二维码需要打开手机APP,然后在层层子菜单中找到支付码,过程相对繁琐。尽管NFC方便快捷,但偶尔会出现感应失灵的不好体验。

  NFC与二维码的核心问题是谁更安全。面临国外全新的环境,国内的防诈骗手段极可能失效。一位银联人士评价说:“如果有一天二维码在美国或者中国行不通了,或者有更好的支付方式,那么现在做的所有解决方案、产品、技术合作都要推倒重来。”

  中国的移动支付,还是全球的移动支付?

  支付产业有着天然的国际化优势。银联与Visa这类卡组织,很大一部分利润来自海外,秘密正隐藏在汇率差价中。

  市场报告显示,微信与支付宝已经占据了国内90%的市场份额。随着国内市场的饱和,移动支付在国内的利润快速下降。为了获取商户,国内支付行业费率从以前的2%-3%大幅下降,支付宝微信此前连续降低中小商户费率至0.6%,出海意味着蓝海市场和全新的商业模式。

  与境内市场完全不同,只要旅游者没有当地的银行卡,都会涉及到汇率转换费。曾经银联为了与Visa竞争吸引境外消费者,帮助客人减少1.5%的汇率转换费。这部分汇率转换费,正是境外支付产业除了返点以外的创收渠道。

  一位曾在银联和Visa工作过的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:“由于前期投入成本大,出海短期内未必能盈利,但是你会看到越来越多做支付的公司往外走,因为国际市场的余量更大更广。”

  微信与支付宝发力海外市场是必然趋势,曾经摆在银联面前的问题同样是中国移动巨头们的问题,比起全球用户,华人旅游者毕竟只是少数,支付宝与微信要做中国的移动支付,还是全球的移动支付?

  当问及Souheil的兴趣是否只是到美国旅游400万中国消费者时,他回答蚂蚁金服有一个更大的图景,“比400万旅游者更多,比中国4.5亿活跃用户更多,目标是在未来十年服务20亿人。”由此看出,支付宝的野心远不止于旅游市场。

  这点从Souheil的汇报关系和日常工作上不难看出。他目前主要负责BD业务,汇报给负责境外游业务的赵颖,也汇报给国际业务部副总裁Douglas L. Feagin。如果涉及到收购类业务,蚂蚁金服的战略投资部也会参与进来。

  蚂蚁金服的国际化思路非常明晰:一是服务好全球的中国游客,在各地拓展可以使用支付宝的本地商户;二是通过资金注入的方式,投资当地的支付宝。

  支付宝内部人士分析,“哪些自己做,哪些收购,都是根据当地法律的合规性做的,看市场能不能进入;比如支付宝在香港市场选择自己做,也是因为有合规性许可。”通过投资,东南亚市场各地的本土移动支付工具,正在变成蚂蚁金服在本地的支付宝。而无收购目标时,蚂蚁金服则与本地机构合资成立新公司,并输出技术、产品能力。

  支付宝早在2007年就布局海外业务,全球化成为集团重要战略之一。官方资料显示,未来三年,蚂蚁金服的用户将有30%来自海外;未来十年,支付宝的全球用户数将达到20亿,超过60%来自海外。黄春波评价说:“蚂蚁金服正在准备IPO,国际化是提升估值的一个新故事。”

  2013年才上线的微信支付也爆发力惊人,从2015年开放跨境支付能力以后,微信支付火速进军东南亚市场与日本市场,直到今年中才进入北美市场。从微信入美时间来看,更像是一种不掉队的跟进策略。

  在全球化中,微信也面临着与支付宝相同的问题,由于监管及政策原因,业务增长止步于华人游客,无法自己打入本地市场。

  但相比支付宝,微信的思路更加深耕细作。在香港市场,微信将内地推出的“支付+会员”模式带入,每次支付帮助商家识别消费者,为商家提供精细化运营服务,甚至联动微信公众号,给商家带来回头客。

  Evelyn Yang比较两家风格时说道,支付宝进入市场的时间早,但是微信后发势头也很猛,每家都更注重与自己生态系统的互补。

  支付宝更在意快速解决支付问题,与电商生态互补,比如与Rebecca MInkoff合作,与线下四家合作零售店比起来,双方更在意线上的海淘用户;微信从社交出发,希望能够给商户推从支付到营销的一整套解决方案,以充分利用社交属性。

  从收购策略来看,微信支付并没有支付宝全球化的野心。黄春波认为:“阿里在支付上的布局思路非常清晰,动作迅速;腾讯海外收购相对较弱,毕竟它的核心业务不是支付。”

  然而,蚂蚁金服在美国对速汇金的收购并不顺利。由最初的8.8亿美元收购价格提价到12亿美元,近期消息,因被怀疑危害美国国家安全,之前提交的申请并未能在75天的期限内获得外商投资委员会批准,但蚂蚁金服已重新提交审批资料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称:“审批这环是个暗箱,谁也不知道其中会发生什么。提交几次申请与是否获批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,有第一次提交就被拒了,也有提交三次通过的情况。”

  收购速汇金的跌宕起伏也是蚂蚁金服全球化中可能面临的巨大挑战——当通过投资的方式进入国外市场时,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监管暗箱在何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