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探索
首页 > 科技探索 > 正文
分享到:

什么动物杀死的人最多?还有比蚊子更危险的物种

时间:2018-05-02 09:56:43 来源:新浪科技 评论:0 点击:0
  据国外媒体报道,每年因为动物击打、蛰咬、踩踏和撕咬而受到致命伤害的人大约有100万。相比之下,人类这边的数字要可怕得多——美国平均一个月就要杀死7.5亿只鸡。在理想的状态下,没有人会因为熊的攻击而毙命,或者因为接触野生松鼠而感染狂犬病,一些动物专家就哪种动物对人类的杀伤力最大(或者说,动物界中哪种动物最可能意外地杀死我们)的问题作了解答。

  关于哪种非寄生和非微生物的动物杀死最多人,以及哪种动物最具有潜在危险的问题,最终的答案是蚊子。它们不仅会毁掉夏天,而且每年会导致25万人以上死亡。但正如专家所指出的,蚊子其实是异数:动物对人类的致命伤害相对来说十分罕见,至少与人类对人类所做的事情相比,要少了许多数量级(没有把蚊子计算在内)。尽管如此,有许多动物的牙齿、角、爪子或鳞片,甚至是蹄子上都曾沾上过人类的血液。

  戴夫·巴拉什(Dave Barash),华盛顿大学心理学荣誉教授,动物行为学研究者,《镜中的哺乳动物:理解我们在动物界中身处何处》(The Mammal in the Mirror: Understanding Our Place in the Animal World)一书的合著者,并著有其他许多书籍。

  根据这一标准,奶牛是北美洲和南美洲最致命的动物之一。忘掉蛇、美洲狮和熊等动物吧。奶牛体型庞大,身体强壮,而且并不总是愿意配合农民或牧场主想要它们做的事情。它们看起来很平和,大部分情况下确实如此,但它们却是动物致人死亡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,大多是用角刺穿人类受害者(不是公牛,而是奶牛,因为它们的数量要多得多),以及有时会用脚踢或踩踏。鲨鱼和毒蛇每年大约杀死一个美国人,但奶牛杀死的人数超过20人。

  蜜蜂,通过在易感人群中造成休克,很可能位居次席。在非洲——信不信由你——河马虽然看起来很可爱,但其实相当危险。它们比巨型贵宾犬还大,特别是会在晚上从水坑里出来。在澳大利亚是袋鼠,它们会造成汽车碰撞事件。然而,在全世界范围内,毫无疑问智人才是最致命和最危险的动物,也只有这一物种会威胁到整个地球——即使不考虑核武器的话(当然所有人都不应该这么做)。

  罗里·威尔逊(Rory Wilson),英国斯旺西大学水生生物学教授

 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在“毒蛇”类别中寻找,或者是某种特殊的毒蛇,比如银环蛇,有数据显示缅甸一天中大约有320人会死于蛇咬伤(注:威尔逊引用的这一数字已经经过修正,但相关的统计数据存在分歧,比如有一份官方报告显示,缅甸每年因为蛇咬伤而死亡的人数为600)。不过,随着抗蛇毒血清变得越来越普遍,因蛇咬而死亡的案例预计将有所减少。这一点也说明了为一个“移动目标”定义什么是“最危险”(动物)的难度所在。随着人口变化和人们进出城市,暴露于不同风险下的人口比例也会改变,答案也有所不同。而且,当人类参与环境变化(比如砍伐热带雨林)时,会引起“危险”动物的数量发生相应的变化。我们已经成功地减少了这个星球上顶级食肉动物的数量,比如远洋白鳍鲨,这种鱼类被认为在二战中杀死(并吃掉)最多数量的水手,现在的数量已经下降到原有水平的1%。如果现在漂浮在印度洋上的话,你不大可能会被一条远洋白鳍鲨发现。

  然后还有行为的问题。即使身处有“危险动物”的环境中,我们的行为也会影响我们受伤害的机会。据说相比被鲨鱼攻击,人类被闪电击中的可能性更高。但是,如果你生活在靠近南极的地方,你就不会被闪电击中,因为那里几乎没有雷暴。相反地,如果你在南非福尔斯湾的海豹岛周围潜水,身上还挂着用鱼叉捕获的鱼,那你对大白鲨的吸引力就会大幅上升——就像在雷暴天站在山顶上还抱着一根避雷针一样。鲨鱼和闪电的例子可能有些夸张,因为鱼叉捕鱼产生的鱼血本身就是吸引鲨鱼的行为要素。如果你想用更简单的情况,比如被闪电击中,或者被椰子壳或树枝砸到脑袋等与动物致人死亡事件进行类比的话,可以试试在箱形水母出没水域游泳的例子。据报道,它们每年在菲律宾海域就杀死了30人(甚至是在人们往往会避开箱形水母水域的情况下),而箱形水母绝对不会主动地杀人。

  但是,如果是有人碰巧遇到了有问题的动物,死亡的概率又是如何?比如“糟糕,我到了河马/水牛/狮子的5米活动范围内”。问题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。距离起着某种作用。所以,为了回答这一问题,需要明确距离。与毒鲉保持5米的距离很稀松平常(如果踩上去——距离为0米——的话就不是了),但如果面对一头黑犀牛,5米的距离就微不足道了。

  布莱恩·托德(Brian Todd),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野生动物、鱼类和保护生态学助理教授,托德实验室的负责人。

  最危险的动物当然是蚊子,但这是因为它们能传播疟原虫,而后者每年能杀死数百万人。不过,我的专业领域是爬行动物和两栖动物,因此想到的最危险动物是毒蛇。

  我们需要很小心,不能妖魔化蛇类。它们并不会真的追赶人类。人类与蛇的冲突来自于,在许多发展中国家,人们工作和生活的场所与蛇类生活的环境联系紧密。在稻田中,以及许多农业区域,人们不可避免地会与这些毒性很强、非常致命的蛇类接触——如果蛇被踩到,它们的反应就是咬上一口。

  死亡事件的发生有多种原因。首先,蛇在世界许多地方往往是相当危险的。其次,被蛇咬伤后要获得医疗服务其实是很困难的。在欧洲、澳大利亚或北美洲等地方,我们已经拥有大量良好的医疗保健和治疗方法,可以避免任何人死亡。澳大利亚事实上拥有世界上毒性最强的几种蛇类,但每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因蛇咬死亡。在东南亚、印度和中部非洲等相对贫穷的地区,人们接触到毒蛇的风险非常高。

  我看到的一些估计数据显示,在印度和孟加拉国等地区,每年有多达3万到4万人因蛇咬而死亡。

  另一方面,在美国,我所看到的估计是每年大约有10人被毒蛇杀死——但在某些年份,这一数字是0,或者只有一两个人。美国存在的问题是,被北美洲蛇类咬到的人中,有大约三分之二是年龄在18到35岁之间的男性,其中大约一半事件涉及到酒精。而且,人们被蛇咬伤的最常见部位是手和脚,这通常是因为他们无意中踩到蛇,或者是用手去乱搞。

  在急诊室中有一个笑话是这样的,有人在被蛇咬到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“拿好我的啤酒”。看来睾丸激素的“毒性”比任何东西都要危险得多。

  Madhusudan Katti,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林业与环境资源系助理教授,其研究领域包括“脊椎动物对人为栖息地改造的反应,以及自然和人类系统的动态耦合”。

  我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物种可能并不令人惊讶:人类。我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动物会像我们这样杀死这么多的人。如果你只看我们历史上的冲突、战争和暴力,可能比任何其他单一物种或类群造成的伤害更多。让我觉得更不寻常的是,我们是唯一以这种方式造成如此多暴力,并杀死如此多同类的物种。

  还有一些同物种内部存在暴力的例子,比如某些蜘蛛,雌蛛会在交配之后将雄蛛吃掉。但是,这是为了获得利益而做出的某种选择,被雌蛛吃掉雄蛛可以贡献出必要的营养物质。有人为人类暴力做出了适应性的辩解,但我们这一物种确实出现了大规模的暴力机制,这是其他物种所没有的。

  对于非人类动物,我在印度长大,那里仍然有着大片农业景观,而因为蛇类,特别是毒蛇咬伤致死的人数很多。在印度,我们谈论的是“四大”蛇类,它们每年都会造成巨大的伤亡——它们杀死的人数比老虎、花豹和其他更受关注的动物都多。在印度长大,我需要警惕无所不在的蛇类,而不必担心那些充满魅力的大型食肉动物。

  那么鲨鱼呢?

  詹姆斯·苏利克沃斯基(James Sulikowski),新英格兰大学海洋科学教授,苏利克沃斯基鲨鱼和鱼类研究实验室负责人。

  鲨鱼绝不会对人类构成任何形式的主动威胁。事实上,自动售货机和马桶座对人类的威胁更大也更直接。大部分与鲨鱼的互动之所以发生,是因为鲨鱼的好奇心,或者它们正在调查潜在的食物。这些都可能导致意外咬伤,但在大多数情况下,鲨鱼会意识到错误并游开。不幸的是,这些遭遇经常在受害者身上留下咬伤的痕迹,有时是明显的疤痕。不过,我认为事情的重点是,全世界每年有大约100人被鲨鱼咬伤,其中死亡的可能只有10个。因此,人们对鲨鱼的非理性恐惧其实是情绪性的,而非受到统计数据的影响。